寄生魔

  • 中文名约书亚·迈克尔·艾伦
  • 外文名Joshua Michael Allen
  • 国籍美国
  • 身高6英尺6英寸(198cm)
  • 职业快递员、超级反派
  • 别名Parasite(寄生魔、寄生虫)
  • 民族美利坚人
  • 出生地Metropolis(大都会)
  • 主要成就超人的主要反派之一
  • 体重267磅(121kg)
  • 代表作品《超人》系列
  • 主要能力吸收他人生命和力量
  • 加入团队超级恶人秘社
  • 融合寄生

    我可以看见一些极其微小的生物,可我并不觉得反常。

    七岁我开始上学,认识到其它的人,交往了许多朋友,在与他们玩耍的过程中我却发现我可以看见的生物其他人却看不见。。


    “你可以看见天上的那些东西吗?”


    “当然可以了,天上的可是神仙,他们可是我是朋友。


    小孩子就是这样的。

    我看见的可是一些极小的虫子,它们无外不在身体里身体外全部都是它们的踪迹。

    十三岁那年,我已经小升初了,开始有了生物学科起初我并不在意,可后来却发现书本许多图像与我看见的小虫子重合。原来它们是微生物,也叫细胞、细菌和病毒。

    我从小到大都没有生过病,因为细菌进入到我的体内我都可以查觉并驱逐它们,不小心割破的伤口也可以快速融合,但同时我需要与它们接触。

    高考我凭借不笨的脑子,打着擦边球进入了国内一所一流大学选修的是生物系。在之后我依靠自己的能力在生物学上的运用成为了学校的教授。

    上午在学校上课,下午便在实验室中做自己的研究,说是研究可其实是在幻想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事,我一直都在想象自己是不是可以运用自己的能力成为……之所以选择实验室,因为这里是学校最安静的地方,没有人来打扰我的“研究”。我从来都不向其他人诉说自己的一切,因此我成为了学校里最高冷的一位。

    不过我从来都不在意这些,因为我知道自己与他们不同或许那一天我就真的成了……


    终于意外发生了,我终于受伤了。

    .

    还是如往常一样,我开着车去学校里上课,在拐角处一辆大货车朝我驶来,虽然速度已经在减慢了,可终于还是撞上了。

    殷红的血液像玫瑰的汁液,轻飘飘的红色缎子,缠绕在身体周围,顺着身体往下流,像一条蜿蜒的红蛇,静静的宣泄着。

    我能够感觉到我身体里那些小虫子顺着红蛇蹒跚爬动,离开我的身体。

    我控制不了他们,我太累了,紧接着眼前一片漆黑。


   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出现在了市医院,应该是监控看见了我,当然也不排除是司机拨打的120,但不管怎么说我活了下来。

    可是我的右腿不见了,听医生说是因为玻璃割破了动脉,流血过多治不好了如果不及时切除病情可能扩散,可我凭借自己的能力怎么会让它们扩散呢。

    虽然医生是不知者无罪,可这次的事件也让我的内心变的阴晴不定。静养了几个月我终于可以下床了,虽然只能能在轮椅上,我这几个月以来一直在思考在研究室幻想过的事。但我到底还是一个人,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。所以我将这事放在了一边。

    可是世界上总有人不喜欢平静。


    “嘿,你看看那个残疾人,那不是我们的同事吗?他以前啊天天不做事,就知道往实验室跑,还不做实验,这不就是在混吃等死吗。”


    “是啊,可不是吗。”


    “对对对,混吃等死,混吃等死”


    “你们啊,可别嘲笑人家了,人家也怪可怜的,不然独腿怪可要发威了,是吧独腿怪!”


    “哈哈哈哈,是啊,是啊。”


  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    人的忍耐也是有极限的,我终于忍不住了,我在水杯里加入大剂量的蒙古药,凭借我自己与他们是同事的关系,与我是一个残疾人的身份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们迷倒的。

    玩我将他们的右腿一一砍了下来,寻找最适合自己的,然后就自己的伤口划开,靠近就这样我重新可以站立起来了,我用王水将他们毁尸灭迹。凭借我教授的身份还是可以弄得王水的,不过过程有些曲折罢了。

    可我自己知道天下没有不破的网,我连夜开车赶往深山老林一代,因为那里离我所在的城市距离远,那里的森林面积大,人烟稀少。可以让我躲避警察的追捕。

    可警察还是找到了了我,就如同我所说的天下没有不破的网。

    我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东躲西藏,可人的体力是有限的,人到了危机关头总爱胡思乱想,我重新有了那个可怕的想法——人的身体不行,那么动物的呢?

    我开始猎杀森林里的动物,先是鸟类但是我发现不行,它并不能与我融合,后来我又实验了许多的动物有鱼、蛇,乌龟,蜥蜴,青蛙。但是发现都不行。

    直到我遇见了一只猴子,我惊喜的发现猴子可以与我的身体融合,我开始寻找其他哺乳类动物,经过实验我发现哺乳类动物都可以与我融合。

    接下来我便有了狗的鼻子、蝙蝠的耳朵、狮子的嘴巴我开始变的面目全非,身体也被我改造的强壮了起来。我的细胞慢慢的从一个分裂成两个,两个分裂成四个。我体内的细胞不断分裂,不断进化。我的DNA变异了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,我开始控制不住它们了,它们像发了疯的一样冲向我的脑子。

    警察们全死了,整个森林的动物都死了。

    城市,乃至于整中国,整个世界都慌了。


    寄生兽来了,他们不但有顽强的生命力,还可与其他生物融合进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