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纹凤蝶

  • 别称黄纹凤蝶、大斑马凤蝶
  • 中文学名客纹凤蝶
  • 拉丁学名Paranticopsis xenoclesDoubleday,1842
  • 动物界
  • 节肢动物门
  • 亚门六足亚门
  • 昆虫纲
  • 亚纲有翅亚纲
  • 鳞翅目
  • 凤蝶科
  • 纹凤蝶属
  • 客纹凤蝶
  • 亚目锤角亚目
  • 亚科凤蝶亚科
  • 分布区域云南,四川,海南,印度,不丹,缅甸,泰国,越南
  • 【童话】蓝凤蝶




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  “这里有许多小花朵,环境幽静,我们在这里安家吧!”蓝凤蝶飞来飞去,寻找着合适的位置,对不远处正在吃花蜜的红带袖蝶说。

    “这里离人类太近,他们会不会驱赶我?”红带袖蝶吃着花蜜,看了一眼蓝凤蝶,含糊不清地说着话。

    “我们不试试怎么会知道不行?”蓝凤蝶看中了一丛月季花,用脚踩一踩,粗壮的月季花纹丝不动。

    “我可不想辛辛苦苦建一个家,还没入住就要仓皇逃窜。”红带袖蝶把嘴巴放在花朵的蜜罐里,瓮声瓮气地说完一句话继续吃。

    “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你有毒,只要我们不做坏事情,没有人会对你产生偏见的。”蓝凤蝶在月季花丛上方飞着,找准最粗壮最安全的一枝落下来。

    “不要忘记我们是结伴而来的,别人赶我走的同时,也会把你赶走的,啊——”红带袖蝶发出一声惨叫,截断了后面的话。

    蓝凤蝶听到异常,心头一紧,急忙飞过来。

    “救命!救命!”红带袖蝶大声地喊着,小细腿在虚空中踢打挣扎。一只灰色的大蜘蛛捆着红带袖蝶的大翅膀,用力向网上拉去。

    “怎么办呀?”一旦红带袖蝶入网,营救的难度将会更大!蓝凤蝶盘旋在红带袖蝶的上空,哭着喊“救命”。

    “蓝凤蝶,不要哭!我们的生命很短,没有我的日子,你要活得更精彩,过得更开心!”红带袖蝶看着阳光里的蓝凤蝶,蓝蓝的大翅膀上绣着白牡丹,像发着金光的蓝衣天使。

    我要把这最美的一瞬间刻在心里,带到没有疼痛没有悲伤的天堂里。红带袖蝶放弃挣扎,静静地看着她、劝着她,刻录着他们最后的记忆。

    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,现在就去找人帮忙,你一定要等我回来。”蓝凤蝶哭着跑向木栅栏内的小庭院。

    “好好活着,蓝凤,下辈子我们还做好朋友!”红带看着蓝凤飞向人类的房子,对着她的背影默默地告别。

    灰蜘蛛站在网中央,一条腿踩在网格上,得意洋洋地收着丝线,看着红带袖蝶马上就成为诱人的午餐,仰天哈哈大笑。

    蓝凤蝶看见窗前有一个小女孩正在写作业,她飞进窗口,冒着危险落在小女孩的作业本上。

    “好漂亮的小蝴蝶!你从哪里来呀?”小女孩放下铅笔,两只眼睛盯着蓝凤蝶说。

    蓝凤蝶擦擦眼泪,飞向窗台。

    “小蝴蝶,你不要走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小女孩踩着椅子爬上书桌,看着窗台上的小蝴蝶说。

    蓝凤蝶飞到小女孩的手上表示友好,然后又着急地跳上窗台向外飞。看到小女孩没跟上来,又飞到小女孩的手臂上,拉着衣服用力向窗外飞。

    “小蝴蝶,你是想带我出去玩,对不对?好吧,我们玩十分钟,等我写完作业,我们再接着玩。”小女孩看到这么漂亮的蝴蝶,小心翼翼地从桌子上退到椅子上,再慢慢站起来向外走去。

    来到小院,蓝凤蝶火烧火燎地飞向红带袖蝶,小女孩在后边追着跑。

    “小蝴蝶,别跑那么快,我追不上啦!”小女孩一边喊一边跑,看到蓝凤停在木栅栏旁边的月季花上,小女孩也跑过来。

    小女孩看着蓝凤落在玫红色的花瓣上,刚要伸手,蓝凤拼命扑向一旁的蜘蛛网。

    “蜘蛛网上怎么还有一只?下次小心一点哦!”小女孩弯着腰在周围找合适的东西准备营救。

    “你这样做有多危险,难道不知道吗?”红带看着粘在网上的蓝凤,生气地责问。

    “我知道。只有这样,你才能获救,值了!”蓝凤盯着红带说。红带索性不看她,把目光移向小女孩。小女孩在月季花旁找到一根细细的柴草。

    “蓝凤是天底下最傻的傻瓜!”

    “红带是天底下最好的毒蝶朋友!”

    灰蜘蛛看着他们俩,气得张开大嘴吞下来。

    “小蝴蝶,不要怕!”小女孩用柴草把蜘蛛网毁掉,大蜘蛛吓得撒开大长腿拼命跑,顺着月季花的枝干爬到根底,观察着花丛外的情况。

    “你们会和我做朋友,经常赔我玩吗?”获救的两只蝴蝶围着小女孩翩翩起舞,小女孩笑得很好听,比黄鹂唱歌还婉转。

    两只蝴蝶和一个小女孩,从栅栏内舞到栅栏外,他们三个从来没这么开心过。

    一辆钢铁猛兽沿着栅栏外的公路,尖叫着冲过来,小女孩看着两只蝴蝶急急忙忙飞到栅栏内,来不及转身追赶。

    钢铁猛兽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,小女孩闭着眼睛躺在路边。

    “小女孩怎么了?”蓝凤拉着红带飞到小女孩旁边。

    “她受伤了,可能会离开。”红带看着小女孩嘴角的血迹说。

    “离开?什么意思?”蓝凤抓着红带的肩膀,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质问他。

    “就像我刚刚遇到危险,被迫离开你去另一个地方!”红带看着蓝凤的眼睛,眼角闪着泪光忧伤地说。

    “怎么可能?我看到她像一只蝶一样飞起来,然后又落在这里。”蓝凤不愿相信事实。

    “傻蓝凤,她是被撞飞的。每个人的生命都很短暂,她正在离开,我打算把她拉回来。”红带展开翅膀,在空中飞出一串串金色的符号,这些符号变成一片光怪陆离的藤蔓,围在红带周围。

    红带的黑色衣服翩翩飘飞,翅上的两朵玫瑰花越来越红,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。

    “不要啊,红带!”蓝凤看着红带,知道他打算逼出自己的灵魂一命换一命,哭着飞过去,光圈把她打落在地上。

    蓝凤扑在小女孩身上,把自己融入小女孩的灵魂。小女孩从路上爬起来,拍拍尘土,擦擦嘴,走回房间写作业,她的马尾小辫在脑后左右摇晃。

    “蓝凤!”红带看到蓝凤冒着灰飞烟灭的危险抢先救下小女孩,小女孩安然无恙走向小院,收了魔法,光圈散去,颓坐在地上欲哭无泪。

    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不会离开你不管的。”蓝凤的话还没走远,人却隔着千重山。红带鼓起勇气走向小女孩。

    “红带,这些题很容易,等我做完我们一起玩!”

    “红带,老师说我跳舞跳得最好。”

    “红带,我带你去上学,要做一只睿智的蝴蝶哦!”

    每次难过的时侯,小女孩都会在耳边讲个不停,就像蓝凤还没走远,和他还是最好的朋友。




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